Soul今日赴美上市 “灵魂社交”平台不看脸?

  • A+
所属分类:亚洲城ca88

“致力于让天下没有孤独的人。”——Soul APP的官网介绍这样写道。

北京时间5月11日,自称为“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的社交软件Soul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首次公开发行(IPO)申请,计划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3月,Soul的月均活跃用户数量已经达到三千多万,用户平均每天花大约40分钟在这个应用上。

从2016年应用推出至今,Soul从一款“小众”的非即时通讯社交软件成了腾讯持股近半、如今赴美上市的社交“黑马”应用。仍在不断烧钱的Soul,将在美国的资本市场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在社交市场竞争中主打“不看脸”社交的Soul,用户怎么看?

日活跃用户翻倍 去年却亏损近5亿元

从招股书上,可以看到Soul近两年的活跃用户有了很大的突破,但是整体营收仍处于亏损状态。

招股书援引艾瑞咨询的报告称,就“月活(MAU)”而言,Soul拥有行业同品类中最高的日均活跃量启动次数,同时是日均发布率和Z世代用户渗透率最高的App 之一。2021年3月,Soul的月活为3320万,日均“日活(DAU)”为910万,同比分别增长109%和94.4%,

2021年3月,Soul的用户平均每天在该APP上花费的时间为40分钟,远超中国几乎所有其他以即时通信为中心的社交网络移动应用。在2021年3月使用Soul APP的用户中,有56.4%在该月中至少活跃了15天;这些用户在该月中平均每天保持4次对话,每天发送68.3条私信。在2020年12月至少15天处于活跃状态的用户中,78.4%在2021年3月仍然保持了至少15天的活跃。2021年3月,Soul 应用35%的“月活”用户发布了内容,是中国社交网络移动应用中比例最高的之一。

随着平均活跃用户数量的增加,Soul的盈利能力也在增强。招股书显示,Soul 的2020年营收为4.98亿元,同比增长604.3%;2021年一季度营收为2.38亿元,同比增长260%,该季度整体毛利率为86%。

在2019年、2020年和2021年第一季度,Soul的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分别为26.89万户、929.3万户和1544.5万户,平均每个付费用户每月带给Soul的收入分别为21.9元、43.5元和48.6元。

但是,盈利的速度比不上亏损速度。2019年,Soul净亏损2.995亿元,2020年净亏损同比扩大至4.881亿元;2021年一季度净亏损扩大至3.825亿元,同比增加了约5倍。

图:Soul招股书展示的财务情况

砸重金宣传推广 收入依赖年轻用户

目前来看,Soul应用程序的大部分功能都是免费开放给用户的,那盈利的增长点在哪?

从Soul的收入模式来看,主要通过其提供的增值服务进行创收。比如用户在应用上购买虚拟货币“Soul币”获取虚拟礼物和头像等虚拟物品;以及用户订阅会员享受特权等方式。像是用户想知道谁看过自己的主页,则需要购买“飞行权益包”,连续包月12元,包年则需98元。这意味,数量足够多的用户基础以及保证用户活跃度对Soul的盈利至关重要,吸引新用户入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Soul商业模式的核心是盈利和用户量共增长,更希望通过产品而不是吸引流量实现盈利,只有不断提供满足用户需求的功能和增值服务,才能让平台生态持续健康运转。”Soul创始人张璐在2020年接受媒体采访时称。

作为一个还需要不断开拓市场份额的产品,推广费用成了Soul公司支出的大头。招股书显示,销售和营销费用占了Soul运营费用的大部分,其中,广告费用的占比尤甚。作为一款急需拉新的产品,Soul在移动应用和主流大的应用商店投放大量广告进行推广。2019年和2020年,其广告费用分别为1.966亿元和6.021亿,分别占据了收入的278.1%和120.9%。宣传力度的加大使得广告费急速扩张,仅2021年第一季度,soul的广告费为4.597亿元人民币,占据当季度收入的192.9%。Soul在招股书中表示,预计随着业务的扩大,广告费用的金额将继续增加。

图:Soul招股书展示的广告支出情况

从Soul披露的用户情况来看,2021年3月,Soul平均日活用户的73.9%是在1990年或之后出生的人。更为确切的说,Soul的绝大部分用户是广义上的“Z世代”(指在1995-2009年间出生的人)。

Z代最大的特点便是在生活中以互联网为生,愿意在虚拟内容上消费、在线社交互动的需求、强烈渴望独特的身份和自我表达都是这个群体的突出特征。根据iResearch报告,2020年中国Z代移动互联网用户总数达到3.249亿,普及率达到97.9%,明显高于全国70.2%的平均水平。

一款弱化看脸、灵魂匹配的陌生社交应用

“我们特别吸引了中国的年轻一代,他们原产于移动互联网,因此他们更明显地体验到技术带来的孤独。”这是Soul招股书对年轻用户的描述。

而Soul表示,通过算法驱动,这个app可以为用户(Soulers) 提供一个虚拟世界,让他们能够自由地用虚拟身份表达他们的愿望和个性,消除不必要的社交障碍。Soulers在Soul上可以相互联系,生成多媒体内容,探索他人的生活,并从其他具有相似兴趣和个性的用户身上汲取灵感。

熟人世界发布社交动态的压力和对互动的需求是张璐抓住的两个用户痛点。“我在Soul中用两个维度去满足这个需求:一种是发布内容的方式,第二种是直接匹配聊天的方式。这两种方式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也是Soul最底层的逻辑。”张璐这样解释设计产品的思考。

正如其英文名“Soul”(灵魂),Soul基于算法技术,通过用户的人格、兴趣、三观等数据进行个性化的匹配,强调用户之间通过灵魂互相吸引,希望用户通过灵魂匹配遇到自己的Soulmate(灵魂伴侣)。

记者下载了Soul进行注册,进入时需要先填写简单的“灵魂自测游戏”,随后系统会根据答题结果给出一个基本的“用户画像”,便可以进入应用了。即使注册时只需要填写出生日期、性别以及昵称这样简单的资料,没有在应用上展示更多的个人信息,4个小时内就有5名用户主动跟记者打了招呼。

图:Soul“灵魂自测游戏”答题给出的人设

图:Soul聊天界面

与其他社交平台简单通过匹配、对对方相貌进行筛选的方式不同,主打“灵魂匹配”的Soul,是一种弱化“看脸”的社交,用户头像都是“捏脸”的动漫形象。Soul提供了围绕了用户的属性各种各样的4种匹配方式:灵魂匹配、恋爱铃匹配、语音匹配、视频匹配,分别满足用户对距离、声音、颜值的不同匹配需求。用户还可以添加引力签,通过选择自己一些兴趣、特殊经历、音乐爱好等等,创造自己的人设。

除了匹配功能以外,用户还可以在该软件上发布“瞬间”即类似于微信朋友圈,分享展示的生活,并可以分享到“广场”上让更多人看到,同时,数据还会显示有多少人来看过我的“瞬间”。

主打“不看脸” 用户看不看?

记者在Soul上采访了多名用户,发现大多人使用软件的目的大致表述为“为了交朋友”,“展示生活”,“当朋友圈发”,少数表示为了寻找伴侣以及单纯打发时间。

使用Soul一千多天的小姗拥有两百多位的粉丝,主页表明自己喜欢游泳、瑜伽和东野圭吾等,“瞬间”里有自己本人的大学毕业照片、自拍以及日常生活分享等,配以感慨和记录性的文字。谈及对这款软件的看法时,小姗表示:“为了记录生活,拍了好看的照片就会发。” 问及是否担心个人信息暴露,小姗说:“最初下决心不放照片,可是后来发现不发照片根本没人看,没人关心你灵魂是否有趣。” 相较于其他软件,小姗提到soul的群体“比较有文化,忧郁的气息多一些”,并且表示自己还是交到了不错的朋友。

不少用户和小姗一样,在美留学的柴柴也是如此,但介意暴露隐私的他,每张照片都会遮住面容。柴柴告诉记者:“偶尔聊聊天,单纯当朋友圈发。因为这里用户人群基数大,样本更贴近年轻人群体,而不是某一个群体。”

但是,有用户告诉记者,随着如今软件语音视频以及同城交友等功能的增加,以及各类用户的数量增加,平台的乱象也随之加剧。“软件挺优秀但是现在太乱了。”小姗也表示,“现在软件上不抱任何找对象想法的,都是元老级居民的自我修养。”

图:Soul用户小姗的看法

记者在使用软件时,也有遇到刚开始聊天就提问身高体重以及索要照片的用户,并且马上表达了希望交女朋友的意愿。问及是否想从该平台找到伴侣,该用户表示了肯定,并不担心是否不靠谱。用户菠萝告诉记者,以前就是很单纯的分享生活交友,现在一上来就搞暧昧、要照片,这个软件已经改变它的初衷。

Soul在招股书的“风险因素”章节中提到,其产品最大的风险在于能否持续付费用户的增长。若在品牌口碑、用户隐私、数据安全等方面遭遇问题,用户不能如预期增长,那么公司的运营也会遭遇重大不利影响。

奥一新闻记者 麦妙钿 实习生 刘婕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